丽水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候人兮猗不是詩歌

发布时间:2019-10-12 15:24:09 编辑:笔名

  摘要:笔者以为,不能因为涂山氏是大禹的王后,是“尊者”,就把她的一句大白话拔高成诗歌,更有甚者说它是爱情诗和南音之源,中国诗歌的一个典范,将它的外延与内涵无限夸大,人云亦云,言不符实,很不严肃 大禹忙于治水,妻子涂山氏久等不见丈夫归来,望穿秋水,盼夫心切,悲怆地喊道:“候人兮,猗”用我們今天的話來說,就是:“等你呀,啊”

  千百年来,文学音乐界都把涂山氏这句话当做“情诗”或“情歌”按照我国古代“不合乐的称为诗,合乐的称为歌,统称为诗歌”的说法,涂山氏的这句话就是“诗歌”了

  《吕氏春秋•音初》记载,禹行功,见涂山之女禹未之遇而巡省南土涂山氏之女乃令其妾候禹于涂山之阳女乃作歌,歌曰:“候人兮猗”,实始作为南音

  更有人说,“候人兮,猗”是有史可稽的中国第一首爱情诗,也成为后来爱情诗规格和气质的圭臬涂山女娇,也因此成为中国远古神话中的诗歌女神后来的《诗经》《楚辞》用“兮”这个字,都明显是受到了这首歌的影响有“南音导其源,楚辞盛其流”之说,以后的汉赋,也与之一脉相承《诗经•国风》里的那些“乐而不淫,哀而不伤”的诗歌,都可看作是这首诗歌的滥觞此后,先秦的爱情诗歌才蔚为大观,周王朝也才有诗可采了

  《中国后妃全传》,首篇《涂山氏:夏朝大禹王后》也说,诗贵含蓄,涂山氏的这一咏叹,后来成为中国诗歌的一个典范

  今人还说,人们在讲到我国文学史上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时,一提到我国最早的爱情诗,常常就说是《关雎》我提议,咱蚌埠人以后碰到这种情况要敢于纠错可以告诉他,比《关雎》更早的爱情诗歌,还有《涂山氏女歌》要研究中国的爱情诗,忽视《涂山氏女歌》是不应该的

  笔者却不以为然,认为它不是诗歌,就是一句带有感 彩的大白话

  尽管关于诗歌的定义,至今仍然各说不一,不够确切,但还没有定义说大白话就是诗歌的如果说,“候人兮,猗”(“等你呀,啊”)也是诗歌的话,那么,我们就应该给诗歌重新定义了:凡带有一定感 彩的大白话都是诗歌;或者是诗歌的一种类型

  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妻子涂山氏思念丈夫,久盼不归,望眼欲穿,发出了内心的悲叹;现安徽怀远东涂山有望夫石,相传即为涂山氏所化这是一个美丽、心酸、坚贞的爱情故事,但故事本身不是诗歌,由这个爱情故事派生出来的那句话也不是诗歌,不过是史有记载,传说感人罢了至于涂山氏“候人兮,猗”(“等你呀,啊”)这句话,从语气上分析,喊出来的可能性极大,唱出来倒也未必;即使以“唱”的方式表达出来,也不能说它就是诗歌后人硬要把它说成是诗歌,而且还是爱情诗和“南音”(音乐)的鼻祖,实在是牵强附会,没有说服力

  我们不妨再一次来欣赏我国最早的爱情诗《关雎》: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诗歌,也是真正意义上的爱情诗一看便知,无须去和“候人兮,猗”作比较

  至于武断地说,后来的《诗经》《楚辞》用“兮”这个字,都明显是受到了这首“歌”的影响,也不恰当从先秦诗歌里大量出现“兮”字,以及后来的汉赋,也大量出现“兮”字这个现象来看,它是当时我国南方民间普遍使用的口头语气助词,同今天我们广泛使用“啊”“呀”没有任何区别,根本谈不上是受谁的影响

  笔者以为,不能因为涂山氏是大禹的王后,是“尊者”,就把她的一句大白话拔高成诗歌,更有甚者说它是爱情诗和南音之源,中国诗歌的一个典范,将它的外延与内涵无限夸大,人云亦云,言不符实,很不严肃

  共 1 9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把大禹的妻子涂山氏的一句大白话慨叹当作诗歌的源流,实在是有些牵强附会,没有说服力文章从先秦诗歌里大量出现“兮”字,以及后来的汉赋,也大量出现“兮”字这个现象来看,认为它是当时我国南方民间普遍使用的口头语气助词,同今天我们广泛使用“啊”“呀”没有任何区别,根本谈不上是受谁的影响我非常赞同作者的观点:不能因为涂山氏是大禹的王后,是“尊者”,就把她的一句大白话拔高成诗歌,更有甚者说它是爱情诗和南音之源,中国诗歌的一个典范,将它的外延与内涵无限夸大,这是很不严肃的独辟蹊径的赏析文章,推荐共赏【:湖北武戈】

  1楼文友: 10:47: 2 候人兮,猗 其实就是一句大白话式的慨叹,根本与诗歌无关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通心络胶囊对心梗作用如何
宝宝积食腹泻的症状
老是乏力犯困怎么回事
轻度脑梗死药物治疗可以选通心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