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水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德州一女子昔日卖掉幼子如今不惜一切找孩子

发布时间:2019-09-13 04:55:57 编辑:笔名

  > 德州一女子昔日卖掉幼子 如今不惜一切找孩子 17:01:02

  她自认为是一个不称职的母亲,亲手把一岁的儿子卖了。之后的她心里埋下了负罪的阴影,无法原谅自己的她,像电影《肖申克的救赎》里面的主人公安迪那样,走上了自我救赎之路,她要不惜一切代价找回被卖的儿子,即使自己被判刑也无所谓……

  这位母亲名叫张艳,家在山东德州临邑县德平镇东关街,她说孩子是在哥哥嫂子的逼迫下卖给别人的。但是,她的哥嫂却说,孩子被卖是张艳自愿的,并不是被他们逼迫的。让人感到意外的是,8月5日,在对其哥嫂进行采访调查时,竟遭到了他们的围攻……

  “我不是个合格的母亲,当初不应该把孩子卖掉。现在我想找回孩子,可我的孩子,你在哪……”

  今年30岁的张艳本应该是一名普普通通的母亲,然而,一次错误的决定剥夺了她当母亲的权利。

  2006年11月13日,张艳与在天津打工时认识的小伙曹立东登记结婚。这门婚事遭到了自己家人的反对,但张艳还是坚持嫁给了曹立东。

  婚后,小两口在天津过着平淡的日子。2008年10月19日,张艳生下一名男婴,取名曹瑞卿。据张艳讲,她的母亲还是很关心小瑞卿的,专程坐火车到天津看望外孙。当时,她的婆婆也在天津,两位老人脾气不和,因为一件小事吵了起来。此后,张艳的母亲强烈要求她与曹立东离婚,否则便不认她这个女儿。无奈之下,2009年10月,张艳与曹立东离婚了,随后她回到了临邑。

  张艳觉得,自己没有能力照顾小瑞卿,希望法院将儿子判给父亲。但是,她的父母都不同意,最终临邑县人民法院把孩子判给张艳抚养。“刚离婚没多久,哥哥嫂子就过来逼我还钱,如果还不上,他们就把我儿子送人抵账。”张艳说,她曾经从哥嫂那里借了8000元钱做生意,由于经营不善,她和前夫没能还上这笔钱。2009年农历九月,嫂子陈晓梅(化名)突然冲进了她的房间,说已经联系好了人家,让她赶快交出孩子,“我当时很纠结,但最终同意了,让嫂子把孩子抱走了。”

  后来,张艳打听到,哥哥嫂子找了一个叫吴金凤(化名)的中间人,把孩子“送”给到了陵县宋家镇小许家村。哥嫂告诉她一共得了22000元钱,他们两口子留了10000元,剩下12000元给了张艳。“当时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是哥哥和嫂子硬把钱给我的。那笔钱我也从来没有动过,花了那笔钱我就太不是人了。”张艳流着眼泪说。

  张艳也找过孩子,但始终没有找到。她经常在深夜梦见儿子,而她的手包里一直放着儿子的一周岁照片及出生证明,想儿子了就拿出来看,对着照片说话,说着说着就痛哭起来。“我那时候就发誓,一定要找到儿子,不惜一切代价!”

  “你的哥嫂为什么逼迫你卖孩子呢?当时你父母没有阻止吗?你可以想办法借钱还给哥嫂,为什么妥协了?”追问。面对一连串问题,张艳想了一会儿说:“父母和哥嫂都是一伙的,让我卖孩子就是为了钱。父母不借钱给我,在当时的压力下,我只好同意把孩子‘送人’。”

  “我不是个合格的母亲,当初不应该把孩子卖掉,现在我想找回孩子,天天陪着他玩,给他做好吃的饭菜,我不知道儿子现在到底在哪,过得是否快乐……”此时的张艳充满了自责。

  今年8月5日下午,张艳从天津匆匆赶回山东德州,她急着去当地刑警队了解孩子的下落以及案情的进展。她已经报案近半年,她担心此案耽搁下来,于是求助于德州晚报和直播德州栏目组,希望在媒体的帮助下,能与当地警方一起找孩子。

  “当初就是他接手的这个案子。”当日下午16时,本报、电视台与张艳一同来到了当地刑警队,在门口张艳看到了正在打的修警官。修警官告诉张艳,案子这两天就会有结果,让她别着急。至于案件的调查结果,修警官表示不方便透露。

  “不管什么原因,我都不会原谅她,作为一个母亲,怎么能把孩子卖给别人呢!”

  5日,与在天津打工的曹立东取得了联系。他告诉,离婚之前他的母亲和张艳的母亲在天津大吵了一架,之后张艳的母亲回到了临邑,没过几天张艳也抱着孩子走了。由于张艳走之前没打招呼,曹立东以为她回娘家了,也没放在心上。然而,过了几天张艳打来,说家里人让她离婚。曹立东挂下便回到了临邑。“我劝张艳不要离婚,毕竟孩子都这么大了,但他们一家人坚决要我俩离婚,我当时就是不同意,直接回了天津。”

  回到天津的曹立东以为这样他们就离不了婚了,没想到过了几天法院的传票就送到了他手中,“我没去出庭,法院最终判了我们离婚。”

  去年5月份,张艳去天津打工时找到了曹立东,并告诉他自己把孩子“送人”了,原因就是哥哥嫂嫂向她要钱。听到这话,曹立东火冒三丈,劈头盖脸把张艳骂了一顿。据曹立东说,他们两口子是借过8000元钱,但他只记得其中2000元是从张大雷(张艳的哥哥,化名)那里借的。

  得知孩子被“送人”了,曹立东常常心不在焉,还出了一次意外。当时,他正在楼房上干活,由于想着孩子,跟丢了魂一样一脚踩空,从七八米高的楼房上掉了下去,盆骨粉碎性骨折,手腕也受伤了,在家养了半年才恢复。

  伤病痊愈后,他就再次找到张艳要孩子。“她哥嫂威胁我不让我报案,但我还是报案了,之后便回到了天津。”“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一提起这些事,曹立东便气不打一处来,“不管什么原因,我都不会原谅她,作为一个母亲怎么能把孩子卖给别人呢!这辈子我不会原谅她。”

  “孩子是她自己送人的,和我们没有关系,她这个人从来不为家人考虑……”

  5日下午17时许,来到了张艳的哥哥张大雷开的专卖店,当时他和妻子陈晓梅正在为客户办理业务。

  说明了来意后,张大雷让出示证件,看过证件之后他让坐下说话。据他说,张艳离过两次婚,当时不顾家人反对嫁给了曹立东,之后又结过一次婚,没多久又离了,两次婚姻对张艳影响不小。“张艳的话你们不能都信,她受过刺激,精神有点问题。”张大雷说。“张艳说孩子是你们两口子卖的,是真的吗?”问。“简直胡说八道,她这个人从来不为家人考虑。孩子是她自己送人的,和我们没有关系,你想想,我们怎么会做出那种事呢?”张大雷回答说。“你妹妹说把孩子送人的原因,是她欠了你们8000块钱。”的话音还没落,张大雷的妻子陈晓梅便高喊:“没有的事,她不欠我们钱,钱是她从外面借的。”

  此时,张艳的父母从外面走了进来。问张艳的母亲:“孩子是不是你们卖掉的?”张艳的母亲气愤地说:“那是她自己愿意的,是她把孩子直接送到别人怀里的。我没这个女儿,气死我了!”

  这时,张艳进了屋,没多久就和哥哥、嫂子及母亲吵了起来。连忙把张艳拉了出去,一名电视台跟了出去。

  就在本报准备再了解些详情时,张艳的母亲情绪失控了。她看到站在大街上的电视台拿着摄像机拍摄,立即大喊起来。此时,本报与一名电视台女还在屋内,张大雷拿出一把U型锁,锁上了屋门,说道:“你们今天谁也别想走了!”

  随后,张艳的父亲将拿着摄像机的电视台拉到了屋内,张大雷上前抢夺摄像机,电视台女要打110报案,张大雷上前阻止,均被本报拦住。不一会儿,张大雷再次冲到电视台面前抢夺摄像机,本报再次过去阻拦,这时张大雷的母亲从后面抓住了本报的头发。在与张大雷争夺摄像机的过程中,本报的右胳膊肘被对方抓破了一道约2厘米长的口子。

  想出门,但他们一家人堵在了门口。不一会儿,进来两名健壮的小伙子,也堵在了门口。一直对他们解释说,摄像机并未拍摄到他们家人的画面,只是拍摄了一点街头风景,这样解释多次后他们才让出门。

  当地派出所民警过来后,将与张大雷一家人带到了派出所,笔录从下午18时许一直做到夜里23时。离开时,张艳说,她会为自己犯下的错赎罪,她不会放弃找孩子。

  【律师说法】 张艳应承担主要

  山东鑫大公律师事务所韩红艳律师介绍说,根据我国法律规定,有特殊困难无力抚养子女的生父母,可以作为送养人。但如果不属于有特殊困难无力抚养子女的情况,是出卖的,则由公安部门没收非法所得,并处以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

  此事件中,张艳应承担主要。她是成年人,已经有独立思考能力,以被逼迫为借口不能开脱自己的罪责。她也有能力挣钱抚养儿子,如果说她听从父母及哥嫂的建议将孩子“送人”,只能说明她性格软弱,她应该认识到后果的严重性。

  张艳家人围攻是不理智的,属于违反治安法的行为,应受到公安机关的治安管理处罚,并应承担相应民事。

  发现本站文章存在问题,烦请30天内提供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发邮件时请把#换成@),管理员将及时下线处理。

小孩口臭的原因和治疗方法
产期护理垫便利妥怎么样
小孩老流鼻血怎么回事
宝宝口舌生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