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水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当年送情报她曾在坟窟窿躲一宿

发布时间:2019-10-09 22:30:20 编辑:笔名

  当年送情报 她曾在坟窟窿躲一宿

  85岁的老军人杨克华在抗日时期曾经为了保护情报而与死人同穴。图为杨克华的近照。 寇德印 摄

  在抗战年代,她是中共地下党员,为了保护情报,她躲进坟墓,与死人共眠一穴。

  现在的她已经85岁了,断了一根手指,左眼失明,还得过乳腺癌,可是做过军人的她依旧不肯拖累儿女,坚决要自己一个人生活。

  她就是杨克华,她的一生,就是一段传奇……

  我是军人,能照顾自己

  杨克华老人如今定居在辽宁省锦州市,今年已经85岁的她身体一直不是很好,她左手食指整根断掉,中指也残了,一个关节不能伸直,一个关节不会弯曲。老人70岁那年患上了乳腺癌,左侧的整个乳房都被切除了。近几年,杨老的左眼得了青光眼,但是手术没有成功,现在,她的左眼彻底失明了。

  即使是这样的一种身体状况,杨老却还是要坚持自己生活,儿女要养她,她不干,就是雇一个保姆,她都不愿意。“孩子们都忙,我不愿意分他们的心,我自己能照顾自己,因为我是军人。

  ”

  谈起自己的当兵岁月,杨老忍不住落泪。她告诉,她之所以当兵,一是为了打鬼子,保卫国家,同时也是为了逃离争吵不断的家庭。

  杨克华3岁的时候,生母就去世了,撇下了她和哥哥没人照顾。父亲又先后给她找了3个继母。“我长大了一点以后,不愿再向继母要钱,就到一家织袜厂打工。

  ”杨克华说,“后来,抗日战争爆发了,我的家乡山西省平遥县很快沦陷,我哥加入了共产党,经他同学介绍,我也当了八路军。 ”

  亲眼目睹战友被活埋

  1945年2月,杨克华在晋绥军区当上了调查局交通员,那一年,她才17岁,她所在的调查局八分区工作站一共10个人,杨克华最小,她的代号就是“老十”。

  交通员彼此之间互称代号,姓名彼此都不知道,上级领导与他们之间都是单线联系,所以,他们每个人的任务从来都是各不相同。“做地下工作,随时都可能牺牲,”杨克华说,“我就亲眼看到过我的战友被活埋!

  ”

  昨日,杨克华哽咽着讲述起了战友牺牲的经过:“当时,我正在一个村子执行任务,突然被日本兵叫过来,日本人绑着一个男人,说要把这个男人活埋,逼着我和乡亲们去看。

  ”

  几十名村民被日本兵围成一圈,杨克华看了一眼被绑的那个男人,心头骤紧,因为那正是她的战友,他的代号“老七”。

  泪水在眼圈里打转,可是她不能哭,一落泪,身份肯定暴露,杨克华揪着自己的衣襟,亲眼看着“老七”被日本人推进深坑……“‘老七’一直喊着打倒小日本,直到黄土把他的身体彻底埋起来才停。

  ”杨克华流着泪水说。

  保护情报躲进坟墓里

  杨克华老人回忆,为了保护情报,她曾有过与死人同穴的经历。

  有一次,杨克华深入敌后搜集情报,然后由游击区返回晋绥根据地,在半路上突遭敌人扫荡,被困在一个村子里。“那时候天已经黑了,日本鬼子在村头设置了封锁线,并且挨家挨户地搜,”杨克华说,“为了保护情报,当地民兵把我塞进了坟窟窿。

  ”

  这个坟窟窿实际是民兵们挖的暗室,民兵们管它叫“密营”,就是在坟的一侧打洞,直接挖到棺材底下,用以藏人或是其他重要物品。

  杨克华回忆,“密营”很窄,只容得下一个人蜷缩,里面有稻草,头顶上就是一口棺材,里面有尸体。暗夜里,棺材是黑乎乎的一块,横在头顶,让人看了不寒而栗。

  杨克华在这坟窟窿里呆了一夜。这一夜,杨克华都没敢睡觉,外面呼呼的风声,就像鬼叫,把杨克华吓坏了,她浑身直颤,有几次,她清楚地听到日本人的马蹄声,她一动也不敢动,生怕暴露了目标,性命是小,丢失情报,损失就大了,那时候,她才17岁。等天刚亮,敌人走了,民兵才把杨克华从坟窟窿里拉出来。

  还有一次,她在送情报途中掉到悬崖下险些丧命。

  勋章是我一生的财富

  1946年2月,杨克华奉命随晋绥军区第二批干部接收东北。他们徒步行军5个月才来到东北。“两个月后,又被调到海拉尔卫戍司令部搞社会调查,同时还兼任海拉尔地委的文书。

  ”杨克华说。

  1946年11月,杨克华又被调到哈尔滨东北铁路公安处任文书,从此,杨克华一直在铁路公安部门工作。

  1987年,国家公安部授予杨克华一枚人民警察一级勋章。2005年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暨中国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庆典之际,杨克华被颁发了一枚抗日战争胜利纪念章。

  杨克华老人告诉:“我的这两个勋章,就是我这一生的财富! ”

  特派锦州 寇德印(感谢朱绍利、王树祥协助采访)

珲春笑话网
永州汽车网站
娱乐